12月20日,酒店行业自媒体“酒店投资界”发布报道称,2019年初至今,全国共有2365家酒店在法律诉讼中成为拒不偿还债务的“老赖”。去年酒店业共有“老赖”2173家,今年增加了192家。

  根据全国各地区法院、裁判文书网、企查查等机构的统计,今年“老赖”酒店数量最多的前五个省份分别是广东、江苏、河南、浙江、安徽,其中广东“老赖”酒店数量达到269家,占全国酒店业“老赖”总数的11.4%;北京、上海的“老赖”酒店数量分别为56家和79家。

  以上数据来自全国各地区法院、裁判文书网、企查查等第三方机构的整理

  酒店投资界告诉界面新闻,如果算上酒店业的失信人数量,2019年的酒店老赖和失信人数量是2018年的三倍多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不少酒店是由于向银行和金融机构贷款,无法偿还,最终登上“老赖”名单。

  例如,宁海县山外山大酒店有限公司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,在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申请下,成为被执行人;

  沈阳赛多纳温泉度假酒店有限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,经大连银行沈阳分行申请,被列为被执行人;

  重庆双豪酒店因借款合同纠纷,于12月登上法院被执行人名单。同时,由双豪酒店大股东担任法人的重庆茂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、重庆鹏程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也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。

  酒店产权网副总裁冯少辉对界面新闻分析称,酒店“老赖”的增加是多种原因引起的。“一方面,中国已经进入了美国50年代经历过的过度建设阶段,大量的酒店资产因为拿地指标被建设起来,导致酒店盈利能力无法达到预期。另一方面,在酒店升级的趋势中,不少酒店投资人一拥而上,包括房地产开发商,一味追求高大上,没有专业咨询机构服务,这是造成酒店经营管理的主观问题。”他说。

  据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统计,2019年上半年,全国三星级及以上酒店的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(RevPAR)普遍同比下降。

  今年一季度,全国799家五星级酒店RevPAR同比下降6.75%;全国2281家四星级酒店RevPAR同比下降6.70%;全国4078家三星级酒店RevPAR同比下降3.31%。至二季度,五星级及三星级酒店的RevPAR有所上升。

  冯少辉认为,酒店业供求关系与经营能力的问题其实一直存在,遇到金管政策后出现集中爆发,过度依靠杠杆、自身盈利能力差的公司受到直接影响。

  “在银行体系内,酒店隶属房地产业,当各种撤贷、悔贷不断发生,地产业的资金管控就影响到酒店。” 冯少辉分析称。

  赵焕焱则指出,“疾风暴雨式”的房地产发展推动已经成为过去式,因此新酒店大规模发展期也已经过去,未来酒店存量市场将成为酒店管理的争夺主战场。

  “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中期,美国有50%的酒店品牌消失。目前,中国酒店业的品牌芸芸众生,优胜劣汰是必然趋势。”赵焕焱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