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YO身处内忧外患。

  据外媒报道,来自印度的经济型酒店管理公司OYO在最近几周已经撤出了200多座城市,分布在全球多个地区。与业务扩张急剧收缩相伴而生的则是裁员、减少房源、降低杂项管理费用与销售费用。就在前几天,OYO被曝出在中国裁员5%以削减成本。

  自从2019年年中开始,OYO裁员的新闻就从来没有断过,而且裁员的新闻也是越闹越大。一开始OYO仅仅打算裁撤部分地区一线员工,现在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裁员。

  除了裁员,OYO还陷入了业绩疑似造假、“僵尸房”、业主抗议等问题。年关将至,OYO的日子却不好过。最近在中国、印度等地屡屡爆发加盟业主维权事件,诸多业主声称OYO坑骗大量资金、欠债不还、霸王条款、违反合同法等。

  自2013年成立以来,OYO以其酒店轻加盟的打法,即不收加盟费、不需花费大量时间装修、只需上交不到一成的营收作为佣金便可以贴上OYO的商标,俘获了大量处在盈亏边缘的单体酒店业主。2017年登陆中国后,OYO以其“拼多多”式的打法,给中国经济型酒店市场带来巨震。

  在不久前,OYO的创始人安戈瓦还声称,在2023年前,要让OYO超越万豪,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管理公司。

  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张,OYO的战线从印度扩张到了全球。OYO为了吸引诸多酒店业主加盟,激励客户在OYO网站与APP上订房,耗费了大量资金,而盈利却迟迟不见好转。

  给盈利造成压力的还有OYO本身开始自营长租公寓等物业,OYO从轻资产开始做重,必然需要大量投资,这加重了其资本开支和其他杂项支出。

  在中国市场,OYO为了盈利而推出的2.0模式也备受质疑。2.0模式重点在于给予业主保底收入,但OYO要拿走线上经营与定价权。2.0模式推出后,OYO为了提高入住率,降低了线上的客房均价,从而提高了RevPAR(每间客房营收),吸引了大量顾客,而业主的水电等可变成本却大幅增加,导致业主亏损加重。

  后续OYO还通过爬坡费等方式变相减少了自己给予业主的保底收入,有些业主还倒赔OYO钱。

  这一系列运营和管理上的问题让加盟业主们十分愤怒,OYO的口碑也面临坍塌,在OYO官网上,现有加盟酒店数量已经大幅减少。

  随着去年Uber、Lyft流血上市后股价大跌,Wework上市失败。大量投资人变得保守,他们对烧钱扩张的方式产生了怀疑,独角兽面临上市难、融资难的问题。

  OYO的大股东是日本软银,由于Uber、Lyft惨遭二级市场用脚投票,Wework上市失败,愿景基金去年计提大量亏损。为了降低潜在损失,孙正义也在变得保守,开始重视企业的盈利。

  据悉,软银集团在去年十一月对于OYO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,当时软银旗下的雅虎日本撤销了与OYO的公寓租赁合营公司。随后软银继续朝OYO施压,要求OYO的高管要在2020年年中前实现实现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的盈利。实现盈利后,OYO应该会迅速上市,以便以软银为代表的股东顺利实现退出。

  当然,业务收缩的原因很复杂,既有股东的施压,也有OYO模式的固有缺陷,全球宏观经济不景气。

  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增大,人们对于出差、旅行的需求增长缓慢甚至在部分地区开始出现了下降,酒店业作为强周期性行业,自然会面临较大压力。而爱彼迎等民宿也迅速崛起,对传统酒店市场形成巨大冲击。

  外因固然重要,但内因亦不可忽视。品牌输出、免加盟费、轻改造的OYO模式可以迅速占领市场,但是这个模式没有护城河。OYO的崛起给巨头们敲响了警钟,他们都意识到可以用这种方式开拓单体酒店市场。携程、美团等OTA可以做,锦江、华住等传统酒店巨头也可以入局,头部玩家们都可进行复制。